摘要 : 这一次,库克在中国市场意欲牵手“电商沙皇”马云,开拓全新的移动支付市场,胜算几何?中国银联、各大国有银行巨头和互联网支付公司该如何应对?

马云库克联手支付

自从库克2011年接替乔布斯担任苹果公司CEO以来,每年例行的二次访华,已经成为库克最重要的商业行程安排。尤其是2015年5月的这一次访问中国,又是推动在中国的环保公益项目,又是受到副总理刘延东的接见,当然库克不会忘了借访华之际在正式开通他在中国的个人微博,以及和马云会见洽谈支付宝和Apple Pay的合作可能。

所有这一切,都是缘于中国已经成为苹果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的单一市场。

在库克就任苹果CEO的短短5年间,苹果公司在整个大中华区年销售额从五年前的10亿美元增长到了2014年的380亿美元,也就是说5年里增长了38倍,保持了每年以700%的高增长速度!据苹果公司刚刚发布的2015年第二季度公司财报披露,苹果iPhone手机在中国地区的销售额首次超过美国,其在大中华区的季度营收增长了71%,至168亿美元(如果撇开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不论,这相当于每个中国人向苹果产品支付了70元人民币),从而拉动苹果公司的整体利润急剧上涨。

截至2015年5月底的第二季度,苹果共售出6120万部iPhone手机,众所周知,一台iPhone手机的毛利率超过50%,苹果手机的高利润大幅拉高了公司的整体盈利水平,使得苹果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赚钱的上市公司,其单季度利润总额高达136亿美元,盈利业绩是美国第二会最赚钱的上市公司默克制药公司的一倍。苹果更以手中的1920亿美元现金傲视业界群雄。

这次,库克在中国市场意欲牵手“电商沙皇”马云,开拓全新的移动支付市场,胜算几何?中国银联、各大国有银行巨头和互联网支付公司该如何应对?

中国银联:库克绕不过去的山头

早在去年9月发布新一代iPhone 6手机,苹果就表示正在和中国银联洽谈其新推出的Apple Pay技术合作事宜。半年多过去了,牵手对象却变成了马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最好的朋友。

中国银联成立于2002年,作为中国境内唯一的银行卡组织和人民币支付卡交易清算供应商,它同时还有行业监管的特权,旗下拥有有十多家子公司,其中最主要6家是分别是银联国际、银联商务、银联数据服务、银联电子支付、银行卡检测中心和中金金融认证中心等。短短10余年间,从当年的15万家商户,20万台POS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2%的刷卡消费,发展到今天的全球3000万商户,1500万台POS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中50%的刷卡支付比例,可见刷卡消费这一市场的热度。

唯一不变就是中国银联的垄断地位。作为集运动员和裁判员于一身的国字号选手,即便在第三方在线支付和移动支付市场这些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上,中国银联在国内的非金融支付机构企业综合支付交易份额也占据了半壁江山(2013年数据:银联商务占比42.51%,支付宝20.37%,财付通仅占6.69%)。

iPhone 6手机拥有的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场支付技术,融合了近场通信和苹果特有的Touch ID身份识别系统,尽管只是充当了发卡银行和商户之间的居间角色,和支付宝不同的是,它只提供技术服务和支持,而不是建设类似支付宝这类自己管理资金的第三方金融平台,但在它面前,绕不过去的依旧是支付宝当年同样遇到的难题:和中国银联的竞争问题。

按照苹果公司的惯例,使用Apple Pay技术,苹果要从每笔交易的手续费用里扣除 0.15%的手续费(此前,中国银联从POS机每笔收单交易中收取大约千分之一的结算手续费(在商家承担的1%手续费中,发卡行、收单机构和清算机构按照7:2:1的约定比例分配)。这意味着中国银联一旦和苹果公司合作,将不得不转让一部分此前独享的“独食”——结算手续费。

如果说0.15%的手续费看起来只是点毛毛雨,那么苹果支付在中国遇到的最大问题还不是这个,考虑到中国银联在银行间支付跨行结算的监管角色,那么Apple Pay技术进入中国市场,将会不可避免地触及到国家金融安全的敏感政策红线。

前有当年支付宝为了获得政府许可剥离外方股东的案例在先,后有去年iPhone 手机在美国曝出的iCloud安全门事件,作为支付卡交易跨行清算的监管者,中国银联不得不小心面对苹果和支付宝这样的后来的“掠食者”,支付宝号称坐拥3亿用户,iPhone 手机在中国的用户也有上亿之巨,无论从商业利益的竞争,还是苹果作为一家美国公司所涉及到的敏感“安全”问题,苹果和支付宝都只能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才抱团取暖走到了一起。

Apple Pay+支付宝:画饼难充饥

如果我们回想2014年支付宝和国内几家大银行之间在第三方在线支付上的“剑拔弩张”和相互算计,可以想象,即便是库克和马云采用“瘸子背瞎子”的策略,“Apple Pay+支付宝”的中国之路上也布满了凶险。

凶险之一首先是在移动支付上苹果和支付宝共同面临的不确定性政策风险。

于2004年成立之处的市场相比,2014年支付宝近4万亿人民币,对于众多包括中国银联在内的国有银行而言,支付宝在第三方在线支付市场的后来居上,完全是“老虎打盹、猴子上位”的结果。中国银联和诸多家国有银行在在线支付上输掉第一场战役,只是因为当年不了解这一新兴市场而“养虎遗患”,在即将到来的手机移动支付,这头睡师已经醒来,随时可以发威。

支付宝如此,苹果的Apple Pay更不足论。尽管中国可望在2015年8月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Visa等国际信用卡机构也在紧锣密鼓布局,蚂蚁金服和财付通更是磨刀霍霍,大幅增加注册资金至十亿元人民币以准备迎接新的市场机会,但中国银联作为银行卡清算市场的“监管者”这一角色在短时期内不会被撼动。接下来的恶战可想而知。

其次,凶险之二在于Apple Pay如果想进入中国,它将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服务提供商的角色,它必须像支付宝当年那样一家一家和中国的国有银行谈判,在商户那一头,近场支付同样面临POS机设备改造所涉及的资金投入和支付场景缺乏等一大堆问题。即便在美国,为了那酷毙了的清脆的iPhone 手机蜂鸣支付声,苹果依旧得面对市场各方动力不足的尴尬局面——在美国,眼下只有22万家商户支持Apple Pay,一项调查显示,拥有iPhone 手机的美国用户中,只有5%的年轻人有使用Apple Pay的欲望。

最终,也是最大的凶险来自于苹果和阿里的同床异梦。阿里做电商和资金池,苹果提供快捷方便的支付技术服务支持,这听起来是珠联璧合,全无冲突,但想像这两家拥有截然不同文化公司的特质——苹果之倨傲,不亚于电商沙皇马云的高傲自大,况且阿里看中的是苹果iPhone 手机的终端用户数量(而非支付的快捷方便);苹果看重的是阿里的政府资源、本地化力量,这家企业走到一起,全部都是服务于追求短期的财务收益和上市公司报表业绩,缺乏足够的内在动力和持久冲动。

“Apple Pay+支付宝”将向何处去?一个先天不足的“瘸子”,加上一个同样面临巨大不确定政策风险的“瞎子”,似乎注定了这是一场同为沦落人、同是逢场作戏的“短命姻缘”。